专注事件 关注民生
www.hecmw.com

强强联合|隆重推介实力美女张凡凡组诗

【编者按】当你把文学当成一种信仰,既是快乐的,也是幸福的。幸福并快乐着。这是一种真实存在的文学家园,是人生永恒的爱。就像长时间不跑步,猛然挥胳膊动腿来几圈,浑身会爽快迭起,却又感觉血脉通畅!(中华环球卫视集团总编辑席野蓦寄语)

当春风起的时候

当春风起的时候,

裙幅牵动梦的手。

谁的泪在空中下坠,

滋润泥土的芬芳。

千古忧伤——

培育根、茎、叶。

当春风起的时候,

一片绿意舒展,

春的温暖,

春的清冷。

披秋霜,

沥冬雪,

苍如白发,

桑如雪魂。

地面上平铺。

大树边向上。

藤,

坚韧。

虽然一年四季都一样,

也要渴望春天?

梦千古

空枕寒星月,

到天明。

梦魂千古,

落红无数。

吹丝带影,

何人洒泪。

风留驻,

箫声起。

龙池凤沼,

山水和鸣,

引鹤飞渡。

芦杆苇叶,

黄昏独舞。

张良夜难寐,

姜公默无语。

智者擅寻根,

明者能择木。

慧达于千里之外,

得心于帷幄之中。

令日月齐辉,

使天地同气。

得失一瞬间,

人生万变中。

汤汤大河奔涌,

悠悠万代一律。

十六字令·清

之一

清,风过无痕秀水平。竹留影,回首月初明。

之二

清,山水之间龙凤鸣。风不舞,看我倚天行。

天淡地澈

把韶华看破,

觅天淡地澈。

忆寒风刺骨,

白雪皑皑。

清风月明中,

北方村落。

古时月,今宵梦,

及描述,不成声。

对此当歌,曲谁和?

何人买泪?

化作细雨飞过春山去。

天边云,空落寞,

从此无梦。

风不舞,

飞洒满屋纸墨。

乌鸦不需要命名

乌鸦在苍白的天空,

追逐灵魂。

停滞在冰冷的胸膛,

欲啄出跳动的心脏。

群鸦聚集,

遮住火热的太阳,

众翅舞动,

冲散温绵的白云。

乌鸦不需要命名,

因为天下乌鸦都一个样。

寻找绿色

在春天里,

寻找绿色。

在久经风雨的山上,

在清澈见底的小河边,

在人们微笑的暖风里。

大路上,

两旁都是梧桐树,

时而花落。

时间像刀一样飞过,

根本不在乎谁的心,

滴血。

芬芳,

浸到每个人的大脑里。

为什么那片落下的树叶,

不说话,

没有根,

只是飘?

等待牧羊人

屋子里唯一的窗户,

锁着。

透不过一丝阳光和空气。

黑暗里传来细细的声音,

丝般轻柔。

一双惊恐闪烁的眼睛,

若隐若现,

怎能照亮无尽的黑暗?

谁去开启锁和窗?

她还不知道此刻是白天还是黑夜!

那个牧羊人呢?

已将她遗忘?

冰冷的墙,

隔断一切。

怀念梦一般的蓝天,

棉花糖一样的白云,

安全温暖的青草地。

牧羊人,

躺在草地上,

和煦的风吹拂他的脸,

已记不起雪白的绵毛和高雅的身姿。

没有食物,

看不见阳光,

从哪里能渗进无孔不入的空气?

依然封闭,

窒息。

等待牧羊人,

开启锁和窗。

重回丰润的草地,

自由希望解救……

《凤凰涅槃》后续

雄凤雌凰,

在诗篇里飞鸣腾越。

烈火中重生的神鸟,

像圣洁的女神刚出浴,

等待她的第一件衣裳。

谁能预料眼前是——

无根无源、无天无地的海洋?

是结束的开始,

还是开始的结束?

上一次奋不顾身,

换来了冲破悲哀的希望,

这一次,

也许是悲哀底线的悲哀。

海浪低唱:

欲火的凤凰渡不过无际的海洋!

如果得不到指引,

哪里是飞越的方向?

惊涛拍岸似乎

难以淹没鱼儿的嘲讽和讥诮。

迎着咸腥的海风,

激烈的浪,

打在他们的翼上。

扶携,

飞越海洋,

他们无畏地欢唱:

胜利必将在奋进里重生!

我回眸

我回眸,风又起。

再回眸,谁叹息?

人生何处都回眸,

感叹旅途又何妨?

千年梦里佳人

蜘蛛

这个结网的蜘蛛,

并不知道这地方风狂沙密,

魔鬼的恶爪将网撕裂。

它无助困难的躲避,

它的网它的血液凝结。

毁了毁了,

哭了许久又开始重新编制苦旅,

永不放弃直至心血耗尽。

实在不知:

天道是否酬勤?

渡月

寒光渡月影,

落花逐水流。

长风直上九万里,

空余横卧一孤舟。

孤山远

孤山远,

人影绝。

云消雨霁天高,

风鸣雁飞日照。

心潇潇,

意渺渺,

天若有情谁易老?

梦太清

一夜梦魂惊,

恍然长叹息。

仙人持芙蓉,

俗世觅知己。

此中有深意,

因梦上太清。

悠悠风

悠悠风,

吹来人间几世同。

人如梦,

他在花开花落中。

情义浓,

云雾千里难相逢。

霜雨冷,

心自飘零舟自横。

西风

西风无泪香未沉,

叶碎梧桐日已昏。

隔山乌云不见月,

青灯残雾笼何人?

窗前柳

最是可怜窗前柳,

和暖春风总难留。

愁无释处空独舞,

柔若无骨牵衣袖。

柳絮绵绵斜雨密,

嫩黄纷纷却飘零。

冷雨敲窗夜断魂,

玉人不见使人愁。

玉兰

玉兰不曾识我面,

我看玉兰似从前。

千古一憾谁相问,

有花无人泪轻弹。

雪堂

雪堂人何处,

面慈空等谁。

风来飞鸟惊,

人去痴魂渡。

楼空孤山远,

佳人空凭栏。

我愿凌飞步,

常留绿树巅。

秋菊

西风萧瑟冷素心,

寒霜三冻催更紧。

秋日百花各成灰,

独我傲立谁比馨?

红楼一梦叶翩飞,

流入宫墙尤可追。

乌云密布疑无路,

乘舟自有清溪水。

【作者简介】张凡凡,思想家,诗人,词曲作家,歌手,书画家,清新文化(清新思想)创始人,研究生毕业,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北京音乐家协会会员,北京电影家协会会员,北京丰台美协会员,中国榜书协会会员,东方华人文化艺术团歌手,清新书画院执行院长,清派网(清新文化网)主编。多次在《诗刊》、《散文百家》、《中国文化报》、《中国艺术报》、《词刊》、《艺术评论》等刊物发表作品。她在理论、文学、书画、音乐等方面有较深的造诣。从2005年1月至2018年11月,张凡凡组织举办了十五届清新文化研讨会。中华环球卫视董事局副主席覃福展、中国东盟资深媒体人蓝乙人、韩国前总理李寿成、蒙古国国务院秘书长DEMCHIG(德木其格)、汤加国公主殿下Salote、多国大使参赞等国内外各界领导、学者、文艺家给张凡凡和清新文化题词,对她在促进文化交流、维护世界融合等方面所做的贡献进行了肯定和充分的鼓励。(编辑:慕雪潇月)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网友评论 抢沙发

微信扫一扫打赏